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智媒短視頻 合作 加入

" 最暖交警 " 淪為階下囚:大小算個領導 老板應鞍前馬后

據中紀委網站 1 月 22 日消息,2021 年 1 月 10 日是首個中國人民警察節,然而,海南省澄邁縣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隊老城中隊原中隊長莊霖,卻再也過不上這個節了。

" 我曾經是受人尊敬的警察,家庭的頂梁柱,父母的驕傲,妻子的依靠,兒女的榜樣,卻把黨和組織賦予我的權力用來謀取私利,侮辱了頭頂的警徽和身上的警服,給神圣的警察職業抹了黑。自己失去自由,留給家人無盡的傷痛!" 年近 40 歲鋃鐺入獄的莊霖回顧以往,寫下長達 18 頁的懺悔書。

背離初心紀法底線失守

莊霖從小就有一個成為人民警察的夢想,連續四年參加考試,于 2008 年成功考入公安隊伍,成為一名人民警察。

履職之初的莊霖刻苦勤勉,業務上精益求精,期間因打擊交通違法行為得力、維護交通秩序成績突出,被南海網和海南省交警總隊聯合推選為 " 海南最暖交警 "。

可短短幾年時間,同事、朋友眼中的好警察,卻淪為了不法商人圍獵的 " 獵物 "。

圍獵,從 2015 年 3 月開始。從事鋼筋運輸的曾某強因車輛超載辦理相關手續時,認識了時任澄邁縣交管大隊老城中隊指導員莊霖。之后的一天,曾某強撥通莊霖電話約他見面,提出每個月送給他 3000 元好處費,讓他關照車隊。莊霖同意了,當場收下曾某強遞過來的一個裝有 3000 元的信封。

" 沒事的,只是一點心意,屬于正常的人情交往。"被調查時,莊霖還能清楚地回憶起自己吞食第一口 " 釣餌 " 時曾某強說的這句 " 寬心話 "。

執法犯法權力被錢綁架

2016 年 7 月,莊霖被任命為澄邁縣交管大隊老城中隊中隊長,從事交通運輸業務的馮某漢、吳某飛等人得知后,想方設法結識他,并提出用向莊霖 " 上供 " 的方式交換非法運輸車輛逃避檢查和處罰。

職務提升,手中權力變大,莊霖的黨性修養和紀法意識卻沒有相應提高。面對不法商人 " 用錢開路 ",他內心也曾有過短暫的糾結,但很快就迷失在老板們的阿諛奉承、觥籌交錯中,于是貪婪之門越開越大,紀法底線全面失守。

莊霖認為自己官大了," 身價 " 自然也要提高,開始琢磨起怎么設法多撈油水。從第一位 " 金主 " 曾某強開始,他逐個找到車隊老板,主動把每月 3000 元的標價逐步提高到 5000 元、8000 元、1 萬元,甚至還提出要給他更大力度的 " 資金支持 "。

收受老板 " 上供 " 的好處費后,莊霖多次交待執勤隊員在路面執法時,對有陸航、環球、和順、金馬等標識的超限超載運輸車輛或者非法改裝等違法行為不予查處。即使查獲,也只是象征性作出輕微處罰。

" 我覺得自己大小算個領導,就應該有商人老板鞍前馬后。"莊霖回憶自己的心路歷程,當時他樂于與這些不法商人勾肩搭背、稱兄道弟,享受被 " 服侍 "、被 " 奉承 "、被 " 圍獵 " 的感覺。

以退為進主動向組織 " 交代 " 輕微違紀問題

2018 年 6 月,澄邁縣交通運輸管理所老城管理站站長羅祖關因涉嫌受賄被查處。莊霖得知后,擔心自己收錢的事情敗露,不再收受好處費。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很快,紀檢監察機關找到了莊霖。

在被立案之前,莊霖還試圖以退為進,主動向組織 " 交代 " 一些輕微違紀問題,企圖避重就輕、轉移視線,看似言之鑿鑿,實則漏洞百出。

正當莊霖以為已經瞞天過海時,2020 年 3 月,他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澄邁縣紀委監委立案審查調查。

在扎實的證據面前,莊霖交代了自己受賄 102.3 萬元的違紀違法犯罪事實。2020 年 4 月,莊霖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同年 8 月,被判處有期徒刑 4 年,并處罰金人民幣 30 萬元。

" 失去自由的人生,后悔莫及。我以自身的慘痛教訓,奉勸握有公權力的領導干部,千萬不要貪圖私利,做下違法犯罪的事情,到頭來只會變成一場空,傷害家人和自己。" 曾經的 " 最暖交警 " 淪為今日的階下囚,醒悟太遲,但懺悔未晚。

該縣紀委監委將此案列入警示教育,要求全縣黨員干部和公職人員汲取教訓,心存敬畏,自覺遵紀守法。針對該案暴露出的問題,該縣紀委監委督促該縣公安局結合 " 堅持政治建警全面從嚴治警 " 教育整頓活動,加強隊伍管理,建立分事設權、分崗設權、分級授權和定期輪崗制度,推動完善各領域辦事公開制度,強化對權力運行的制約和監督,加強源頭治理,防范崗位廉政風險。

相關閱讀:

交通局長的駕駛員套取 45 萬余元扶貧修路款:當時豬油蒙心了

四集電視專題片《正風反腐就在身邊》21 日晚在央視綜合頻道播出第一集《政治監督》。2018 年 3 月,群眾舉報反映,湖南湘西州古丈縣先鋒村有一條路修了 3 年卻一直沒通,而項目資金已經被人套走了。湘西州紀委監委對此事開展了調查。

古丈縣是武陵山區的一個國家級深度貧困縣,告別行路難,是山區群眾的普遍期盼,也是打破村域經濟發展瓶頸,實現脫貧致富的基礎條件。由于地形限制,先鋒村的土地大多在高山上,離村莊有好幾里地,路就是人踩出來的泥巴小路,農作物只能用背簍一趟趟背下山。

運輸不便,拖累著脫貧的腳步。村民們多次反映,希望能修一條從地里通到村子的產業路。古丈縣交通局接到反映后,2016 年初確定投入 45.7 萬元,修建 1.5 公里長的產業路,工程隨即啟動。當時村民們都非常高興,誰知過了一個半月工程忽然停了,而且一停就是兩年沒了音信。村民們只能繼續肩挑背扛,眼看著只修了一小截的斷頭路,漸漸被雜草湮沒。

調查發現,承包修路工程的表面上是當地一個私人老板,但其實另有一個幕后人物,是古丈縣交通局局長當時的駕駛員龍華,錢主要是被他拿走了。

龍華(古丈縣交通局原工作人員):當時豬油蒙心了,利用職務之便,想搞一點就是這樣。那個老板出面,我就沒出面。

龍華利用自己給局長開車這個身份便利,私下多方疏通關系,借一家公司名義拿下了這個項目。一開始路還是在修,但因為有一家村民占地補償談不攏暫停了下來。按道理,應該和村民溝通協商并把情況如實上報,但龍華都沒有做,而是又找熟人違規完成了工程驗收,把全部工程款弄到了手。

龍華(古丈縣交通局原工作人員):讓交通局的技術人員下去驗收,當時有一個老同志,關系比較好,也信任我,我就說了,放心,我肯定會通的,他相信我了,就在驗收的簽單上面簽字了。

路沒修完,實際上只花了 12 萬多,龍華就領走了 45 萬多的全部資金,錢拿到了手,路就撒手不管了。

龍華(古丈縣交通局原工作人員):說白了一點就是錢到位了,不急了。

交通局相關領導監管缺位,沒有按照制度要求到現場查看,就簽字同意撥付了全款,直到兩年后群眾舉報,才知道這條路根本沒修好。

胡延剛(古丈縣交通局副局長):監管不到位了。造成老百姓對政府,對交通局不信任。

田志芳(時任古丈縣交通局局長):這件事就是一個警鐘,要嚴管我們的身邊人,同時也從嚴要求我自己。

時任古丈縣交通局局長田志芳、副局長胡延剛等相關責任人分別受到黨紀政務處分,資金也追回來了,2018 年 10 月,村民盼望已久的路終于修好了。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以上內容由"ZAKER新聞丨湖北"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內容來源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北京pk10在线计划更新 河北快三一定牛基本走势图 六福彩票官方网站-Welcome 北京中彩网 多乐彩团购 深圳风采今天开奖号码 老时时彩后四和值 信息群港彩特工特码 澳洲幸运10有没有假 高频彩退市实体店咋办 湖北快三走势图分布图图表 福彩3d组三走势图带连线图 极速快乐十分网站 冰球突破豪华版传奇 十一运夺金今日预测杀码号 为什么都是跑到泛亚电竞洗分 吉林时时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