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智媒短視頻 合作 加入
ZAKER科技 2020-05-13

眼皮底下又一巨頭崛起,谷歌、微軟和阿里巴巴做錯了什么?

眼皮底下又一巨頭崛起,谷歌、微軟和阿里巴巴做錯了什么?

Zoom 的對手有多少?反正一只手肯定數不過來了。

4 月 29 日,谷歌宣布旗下視頻會議服務 Google Meet 推出免費版。

4 月 25 日,Facebook 推出一款全新產品 Messenger Rooms,直指視頻會議,Zoom 創始人袁征「最崇拜的偶像」扎克伯格甚至親自上陣做介紹。

而在 4 月中,阿里也推出「阿里云會議」,直接對標 Zoom 和騰訊會議。

再稍早些,微軟也在 4 月初也給 Skype 添加了一項功能,允許用戶通過點擊一個鏈接加入對話,就像 Zoom 一樣。

所有科技公司似乎都在追趕突然流行的 Zoom,盡管它們是占主導地位的大型科技巨頭,并在過去的十年中就一直在提供類似的競品。

在 2010 年代初期,微軟的 Skype 和谷歌的環聊就已經率先為視頻聊天軟件設定了一套標準。但吊詭的是,2011 年創立的 Zoom 依然在巨頭眼皮底下,從初創公司成長為又一個崛起的巨頭。

科技巨頭做錯了什么?

錯誤的方式

微軟和谷歌從一開始就采用與 Zoom 不同的方式。

Zoom 于 2011 年作為單一功能應用推出,只專注于視頻聊天。與此同時,微軟和谷歌兩大科技巨頭也推出了群組視頻聊天功能,但它們更多地是作為其他服務的附加功能。比如 Skype 語音通話平臺,或是環聊依附的社交平臺 Google+。

而在環聊上聊天,用戶必須登錄 Google+ 賬戶。要想在 Skype 進行 10 人的群組視頻聊天,用戶還必須安裝笨重的 Skype 桌面應用。

在當時來看,這可能只是很小的問題,但長時間看,兩家公司從那時就已經處于戰略劣勢。

事實上,盡管視頻聊天功能本身運行良好,但它們所依附的服務卻很艱難。隨著智能手機普及,WhatsApp,Facebook Messenger 和 iMessage 等新應用進入市場,Skype 沒辦法找到作為通用信息平臺的立足點。這些新 App 提供了基于短信的改進方案,吸引了數以百萬計的用戶到各自不同的平臺。

之后的 2013 年,Facebook 宣布,將為其在美國的所有 iOS 用戶提供免費語音通話。此舉對 Skype 來說,如同一個悄無聲息但卻毀滅性的打擊。盡管 Skype 在當時仍被認為是更好的跨平臺語音和視頻聊天應用之一,但 Facebook 卻將 Skype 的核心產品隱藏在一個擁有成千上萬的消息平臺之中。這些用戶并不總是需要語音進行交流,僅僅提供一種交流方式已不再足夠。

在當時,一個成功的平臺,到了谷歌和微軟這樣的規模,必須提供一切功能。

谷歌想到了改變,但為時已晚。

谷歌推出過大量社交通訊應用

在 Facebook 推出免費通話服務后不久,谷歌宣布將環聊拆分成獨立服務,該服務將在一個 App 內提供文字,語音和視頻通話等功能。不幸的是,谷歌混亂的社交產品規劃再一次影響了環聊的成功。

微軟和谷歌在過去十年的視頻聊天軟件歷史,描繪了兩家公司努力尋找合適用戶的情況。

錯誤的市場

到 2015 年,與專注于消費者的即時通訊應用相比,環聊和 Skype 命運都沒有好轉。同時,一個新的威脅已經出現。

Slack 加入了聊天功能。

以工作為重點的 Slack 旨在接收辦公信息市場,而微軟和谷歌在企業辦公領域依然保持著強勢地位,特別是依靠 Office 和 G Suite。同時由于普通消費者并沒有接受他們的聊天平臺,最終,他們集體選擇將聊天平臺轉向企業市場。

群組視頻聊天應運而生。在這一點上,大多數主流的即時通訊應用都有某種形式的一對一視頻通話,讓許多用戶在一個視頻中聚在一起仍是小眾需求,總體來說普通用戶并不那么喜歡這項功能。

而企業環境對于小組類視頻通話更有意義,因為它允許團隊之間進行遠程會議和快速面對面討論,而在這種情況下,文字傳遞信息的效率很低。

2017 年,谷歌發布了「Hangouts Chat」和「Hangouts Meet」。Chat 是一款類似懶人聊天室的軟件,Meet 則是一款視頻會議應用,它與如今的 Zoom call 功能非常相似。雖然谷歌仍通過環聊面向消費者提供視頻聊天功能,但谷歌一直在暗示,環聊將在 2018 年停止為 G Suite 用戶提供服務。

這使得向所有 Gmail 用戶免費提供 Google Meet 的舉動更令人不安。目前谷歌正提供兩種互相競爭的視頻聊天服務,至少在不久前,兩種服務都是環聊(Hangouts)品牌。

谷歌并沒有具體說明有多少人使用 Chat,但我們現在知道 Microsoft Teams 做得非常好。在 2017 年公開發布到 2019 年底,Microsoft Teams 的日活用戶數迅速超過了 Slack,隨著遠程工作的增加,用戶數量也在上個月大幅增加。

但和谷歌一樣,微軟花了數年時間來維護多個視頻聊天產品。Teams 在發布時就包括視頻聊天,也通過 Skype for Business 提供這一功能。微軟在 2017 年表示,將在 2021 年之前逐步淘汰這一功能,不過目前使用的公司仍然能用。最后,微軟還有以消費者為用戶的 Skype 視頻聊天功能。

這意味著現在,如果你想通過微軟系列軟件進行群組視頻聊天,你有三個不同的選擇,其中兩個叫 Skype。

巨頭集體轉身

過去我們認為,在一個平臺為王的市場中,僅僅制造一個具備單一功能的好產品并不足以保證成功,「大而全」才是制勝法寶。但正如 Zoom 所展示的那樣,「小而美」在新冠病毒的黑天鵝事件下反而成了成功的關鍵。

Zoom

在冠狀病毒大流行的時候,谷歌和微軟最好的視頻聊天功能,要么被附加在用戶不再需要的產品上,要么被鎖定在企業專用,這些產品過于繁重,無法即時安裝。

同樣的,不管是釘釘、飛書,還是華為的 Welink,這多辦公協同軟件都有「視頻會議」功能。只是在這些產品上,「視頻會議」功能依然也只是一個不太核心的附加服務,在對外宣傳上他們也主要都是突出「即時通訊、文檔、云盤」等在線辦公協作的賣點。

只有騰訊的騰訊會議,包括近期推出的海外版 VooV Meeting,以及阿里 4 月推出的阿里云會議,直接主打的單一的視頻會議功能。

而據此前公布的數字,在疫情的助力下,騰訊會議在短短三個月內從零迅速做到日活千萬。與之相比,到了 4 月才推出的阿里云會議不用懷疑其能不能占到一定份額,畢竟背靠阿里「爸爸」和釘釘「大哥」,但能否復制騰訊會議的成功依然是個問題。

畢竟最好的時機已經過了。不過所有巨頭都不愿放棄第二好的時機,也就是現在。

不管是在中國市場、還是在全球市場,科技巨頭們都在持續加碼。所以我們看到,Facebook、谷歌、微軟、騰訊和阿里,在這個四月不約而同進入了 Zoom 所在的視頻會議戰場。

而從整個市場來看,隨著巨頭的集體涌入,不管是國外還是國內的視頻會議市場,勢必都會經歷較大的變局。尤其在國內,越來越多互聯網玩家開始加入這場戰爭,傳統 IT 背景的視頻會議供應商正在逐漸被擠出現有市場。

就像《數字化工作》在分析阿里云會議推出時說的,接下來很可能就是騰訊和阿里借助免費策略、云計算整體戰血洗云會議市場的時間。

ZAKER 科技出品

文 / 鄭博傳、江冬冬

參考來源:《How Zoom Beat the Tech Giants》,Eric Ravenscraft

以上內容由"ZAKER科技"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硅谷望遠鏡

硅谷望遠鏡

新鮮、有趣、有料的國外科技新聞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訂閱 換一批

查看全部
北京pk10在线计划更新 江西时时彩提高搞中奖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 内蒙古时时彩0624026期 湖北30选5开奘公告 广东时时彩开奖网站 甘肃快3历史开奖结果 360山东11选5遗漏 北单5串1过滤模型 北京赛车pk10苹果版 娱乐平台刷流水是真的吗 上海天天彩选四奖号 上一期双色球开奖结果 mg冰球突破单机版 体彩p3字谜牛材网 mg冰球突破单机版 香港六彩特码资料24码